笔趣快

第7章 施针

在明明德89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快biqukua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癫痫发病超过三分钟,就有可能进入持续期,威胁到生命。

“再等等”,沐怀夕摸了摸患者的脉搏,又瞧瞧他的面色,问一旁的魏成宝,“医生还没来么?”

小县城没有救护车,县医院倒是只隔着一条街,**局的人早就按她的建议派车去接,可迟迟没有回来。

魏成宝黑着脸进了大楼,又黑着脸领着一群人冲出来,匆匆忙忙对负责张二狗的**跟沐怀夕、应明诚交代道,“锅炉厂恶性械斗,多人受伤,拉到医院又打起来了!现在县医院乱成一团,估计将王老大拉去也找不到人,这儿就交给你们了,我们先去了!”

沐怀夕没想到这天还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们就开着车、骑着车冲了出去,院子里只回荡着王二狗悲愤的喊声,“报应啊!这都是报应啊!老天爷你冲我来,别害我大哥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二狗他大哥依旧不停地抽搐着,嘴角的涎沫已经干涸,指端逐渐发乌,显然情况不妙。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大哥!我什么都招,我什么都说”,张二狗流悲声哀求,他年幼失怙与大哥相依为命,也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才走了捷径,事发后无奈流浪他乡。他想着快过年了就给侄子侄女寄了些东西,却没想到大哥带着**来抓他,哥俩冷战了一路,最后他没忍住顶了大哥几句,却没想到大哥刚下车就猛然倒下。

直到那一刻他才醒悟,世间没什么比家人更重要,为了什么义气、财产远离家人,真是太愚蠢了。

“求求你,求求你们,救救我大哥!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愿意做!”

张二狗涕泪纵流,惹得一旁的年轻**小杜极度不忍,凑过来恳求道,“我学过一点心脏复苏,要不咱们救一救,我,我记得后院还有板车,等他醒了咱们拉去医院怎么样?”

心脏复苏却不是这么用的,沐怀夕深吸了一口气,取出了金针,“我来吧,你去找板车。”

癫痫,或者说羊角风,早在《黄帝内经》中便有记载,历代名医也多有研究,而应对持续发癫者,神医朱丹溪有曰,“无非痰涎堕塞,迷闷孔窍。”

沐怀夕取金针便是要为他“开窍”,她一边用讨来的高度酒擦拭金针,一边回想爷爷曾经的教导,与刚刚的“望闻问切”一一对应。王二狗的大哥卒然昏倒、瘈疭抽搐、口吐白沫,此前还与兄弟有过争吵,表证是肝火痰热,但患者口唇青紫,加上王二狗他大哥平时有偏头痛,家族史中也有羊角风患者,应当是淤血内阻。

“取人中、内关、长强、涌泉、合谷、后溪、申脉,另加百会、三阴交,以补法”,沐怀夕喃喃自语,没留意自己的额头已经渗出汗珠,拿着金针的手也在不断颤抖。

沐怀夕前世也曾为别人施过针,她第一次从张家逃出来后,凭借着对药材的熟悉与爷爷的教导在一家中医馆打工,只是她被张宏伟找到后被暴揍了一顿,手指也被他硬生生崴断,再也没能捻起过金针。

虽然她知道今生不是前世,也清楚自己的手指没有任何问题,但仍能感受到指骨缝隙间隐约的疼痛,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沿着手臂一路向上直达心肺,疼得她止不住的战栗。

应明诚早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他悄声让小杜将王二狗带远一些,而王二狗一听可能会影响沐怀夕的操作,立马捂住了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足球]爱你,我装的我见春来蛊师娘娘顺风顺水重生后又嫁入豪门了明日路遥师尊大号小号都想攻我纲吉总在当首领九幽剑主〔西幻〕悲惨路人重生反派魔女逆徒他想以下犯上2048与1948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师妹捅我做什么?晚风诉爱[先婚后爱]竹马情话皎月逢魔时刻![红楼+清穿]农家小夫郎魔法少女,嘴遁拯救忍界。神明杀我100次外室她娇美撩人在柯学规则怪谈中艰难求生等春天误入魅眼末路羽皇[灵气复苏]好感度满值后我病遁跑路暴雨天哪个好人家的仙君这么绿茶糙汉将军的病美人给古人直播原神【观影】相亲被骗无限流[无限/废土]i人做炮灰可真难黑着黑着我红了娱乐圈满级游戏主角都是我哥哥她的小影卫(女尊)捡到死对头我杀了他五次地狱迷途,齿轮街奇谭排球,我只打咒灵分手后做你爹!可你爹好多触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