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快

第七十六章 人事

希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快biqukua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蒋后鬼魂作祟?”

站在三楼外,瑞伯听了上官月的话,皱眉说。

“真的假的?”

其他时候自然毫不犹豫说假的,但玄阳子说的……

“谁知道真的假的,反正这样传开了。”上官月倚着栏杆,望着夜色里的金水河,笑了笑,“真要是有鬼也不错。”

又想到李十郎的死。

也许真是花小仙报仇。

枉死的报仇,冤死的伸冤,作恶的要被报复,害人的要被鬼害,如此痛快明了,作恶的人作恶反倒要想一想,世间也简单多了。

但,上官月带着嘲讽一笑:“怕的是人借着鬼生事。”

瑞伯若有所思:“不知陛下又要筹划什么呢?蒋后党抓了也不少了,这都五年多了,借口也该换换了。”

上官月要说什么,有随从从楼内闪出来,低声说:“公子,你让查的事查到了,监事院那张缉捕文书,要抓的是,前些时候被夷三族的朔方节度使白循的小女儿,也就是宫中贤妃白氏的幼妹。”

上官月和瑞伯都有些惊讶。

“没想到白家竟然有人从张择手里逃脱。”瑞伯说。

上官月心想,怪不得梦里的女子跟白妃肖像,原来是姐妹。

但旋即又摇头,说反了,应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先看到白妃的画像,所以才梦到和白妃相像的人。

总不能是真的梦到白妃的妹妹了吧。

那岂不是也是鬼魂作祟?

他正胡思乱想,随从又接着说。

“还有,宫里的人送来消息,说蒋后鬼魂作祟…”

上官月点点头:“刚才已经打听到了,说是惊吓了陛下。”

随从摇头:“不是惊吓到陛下,是惊吓到白氏,也就是被夺了封号的贤妃。”

竟然是她?上官月和瑞伯对视一眼,说句笑话,一个罪妃,蒋后的鬼魂哪里会看在眼里。

“白氏,有孕了。”随从压低声音,“所以蒋后鬼魂欲害皇嗣。”

上官月和瑞伯愕然。

“原来如此啊。”上官月笑说,轻轻拍了拍栏杆,看着前方安静又璀璨的城池,“值得蒋后鬼魂来暗害的皇嗣,可不是一般的皇嗣啊,白氏,不,贤妃娘娘要恢复封号了。”

所以说了嘛,鬼有什么好怕的,鬼最终也不过是被人拿来用的。

……

……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张择已经站到了含凉殿外,虽然是清晨,但这边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有宫女内侍有太医女医。

王德贵忙前忙后,深秋的早上冒出一层汗。

“中丞,您来了。”他笑着上前恭敬施礼。

张择含笑说:“王总管这么忙?累坏了吧,要不要给您调换个地方,放心,我可不怕得罪高十二。”

这是在笑话他先前在冷宫的时候,托人找张择求个出路,但张择却说让他留在那里,有好日子等着他,没想到果然!

王德贵对张择深深一礼:“多谢中丞指点,奴婢死也不离开白娘娘身边。”

张择哈哈大笑。

这边虽然人多,但很安静,张择的笑声很突兀,四周的人们都看过来,脸色有些不安。

“中丞您请。”王德贵大声说,“陛下已经传令了,娘娘正等着您问案。”

说着又带着几分讨好。

“请中丞温和些,娘娘如今要养胎。”

张择淡淡嗯了声,抬脚向内去,内侍宫女太医们纷纷避让退出来,王德贵守在门外。

虽然时候尚早,白妃已经起床了,倚在美人榻上端着一碗汤药,似乎嫌弃太烫,用勺子慢慢搅动。

对张择走近毫不理会,似乎呆滞又似乎出神。

依旧穿着白绸寝衣,散着头发,脸色惨白,但在四周华丽的装饰映衬下,不再疯癫可怜,而是娇媚如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穿越后养娃搞钱奔小康晚风诉爱[先婚后爱]暴雨天糙汉将军的病美人金手指是情绪头条系统明日路遥魔法少女,嘴遁拯救忍界。恶毒炮灰陷入修罗场等春天末路羽皇[灵气复苏]流放后 开美妆铺东山再起了满级游戏主角都是我哥哥我杀了他五次误入魅眼地狱迷途,齿轮街奇谭分手后做你爹!可你爹好多触手啊〔西幻〕悲惨路人重生反派魔女黑着黑着我红了娱乐圈九幽剑主2048与1948哪个好人家的仙君这么绿茶农家小夫郎在柯学规则怪谈中艰难求生我见春来逢魔时刻![红楼+清穿]好感度满值后我病遁跑路永和二十三年春外室她娇美撩人竹马情话港色雨夜师妹捅我做什么?逆徒他想以下犯上蛊师娘娘顺风顺水冷宫驯夫手札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i人做炮灰可真难给古人直播原神【观影】大佬她嘴硬但宠夫纲吉总在当首领排球,我只打咒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