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快

36. 第三十六章 荣月

那道士似老非老,仙风鹤骨面无表情。

他狭长的眸子闪着意味不明的幽光,分明定定看着姜三醒,又不像是在看她。

“掌灯,生炭火。”他道。

几十个宫人鱼贯而入,将上千盏宫灯顺次点亮。

姜三醒这才借着灯影看清殿内陈设。

荣月宫从外头看门脸不大,不想殿内竟有这般开阔。

大殿纵向延伸至少五亩有余,一眼望不到尽头。

殿堂中央每隔十步左右设一张红木床帐,共有一百零八张,里头被褥用的皆是明黄色的上等贡缎。

姜三醒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暗道:这荣月宫里难道专门供奉皇帝的龙床?

荣月宫里没装熏炭火制暖的夹墙,冷得如同冰窖。

道士叫了炭火,自己却不享用。

八个小太监提着炭盆不远不近跟在姜三醒身后,压着步子避开道士,绝不越到二人前头去。

不多时,姜三醒便觉周身暖意融融,不再发抖。

道士引她穿过龙床间的夹道,停到一棵槐树面前。

槐树过于硕大茂盛,纵有二十人未必能合抱得住。树干养在室内,冠盖穿出瓦片长在殿外,高不见顶。

八个小太监始终躬身低着头,刚能看见槐树时便远远的止步熄了炭火,给姜三醒留下个汤婆子暖手,倒退离去。

槐树前,道士和姜三醒二人枯站良久。

姜三醒站得脚酸,撑不住开口问道:“道长,很久之前在我小时候,咱们是否见过?”

道士完美的表情浮现一丝裂痕。

沉默半晌,他问道:“你记得什么?”

姜三醒反问道:“您是……我小舅舅的朋友吗?”

道士显然松了口气。

他踱到槐树另一面,树干遮挡住他大半个身子。

“算是吧。”道士磕磕绊绊道:“我……我算是吧……也许,曾经算得上你小舅舅最好的朋友。”

姜三醒有些惊喜,追到树后问道:“那您认识我姨娘柳月吗?”

道士面露难色,正踌躇如何回答。

姜三醒忽然惊叫一声坐在地上,胡乱爬起就要逃走,被道士从后面拦腰抱住。

树干正对着他们的方向,挖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树洞。

姜三醒的生母柳月,确切的说是柳月的尸身,闭着眼如婴孩蜷缩在母体子宫中一般,酣睡在树洞中。

“嘘。”道士用极低的声音悄声道:“别吓着她。”

姜三醒被他大手严严实实捂住嘴巴,只露出两只惊惶的眼睛看着前方树洞,如待宰的幼兽般喉中止不住爆出尖锐嘶鸣。

七年前羯人围困云城,守将姜风带兵弃城逃跑,愤怒的百姓闯入县衙□□烧。

姜三醒躲在下水道里,亲眼看见柳月被暴民放血而死。

后来她背着柳月尸首逃命多日,又亲手将尸体掩埋。

柳月绝无生还可能,可这尸体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保存得极好。

人已死去七年,皮肤仍然白皙红润吹弹可破,睫毛翕动胸口轻微起伏,仿佛真的只是睡着了一般,从未死去。

姜三醒逐渐从最初的惊骇中冷静下来,不再挣扎。

道士松开她,轻轻顺着她头顶的鬓发,哄小孩子般道:“再等等,她就快醒了。”

姜三醒头皮发紧,汗毛倒竖。

她走到树洞前伸出手,回头看向道士:“可以……摸吗?”

道士欣然点头。

姜三醒用指甲尖从她脸上刮下一块脂粉放在鼻下细嗅,是密都近日流行的帐中香,和字条上的味道一样。

柳月脸上皮肤少了粉块遮掩的部分,尸斑隐隐浮现。

显然,有人常年帮她的尸身化妆清理。

“你打算做什么?”姜三醒挡在柳月身前,警觉问道:“你对我娘做了什么?”

道士嘴角勾起,扯动滑轮机扩从树冠上降下一个昏迷的羯人。

他浑身插满鹅毛杆连成的细长软管,软管的另一端接在槐树枝干上,血液在软管中缓慢的流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趣快【biqukuai.com】第一时间更新《锦衣卫之醒魂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我与祖国共奔腾[竞技][排球]五月女同学想听我告白长宁赋一不小心钓到未来的自己怎么办?夏至玫瑰[崩铁]从零开始的仙舟生活与他有染[追妻火葬场]女巫啊女巫[HP亲时代][无期迷途×海贼王]应许之地(观影体)当社恐穿到虫族成为雄虫我在魔界当老师崽崽被反派全家读心后宠上天这个弟弟不对劲无人知晓黑手党攻略游戏结束后,成为的警察我与他们重逢了嫁给落魄反派后顶流转发我的绯闻后人不寐春日昭昭自1为是后,被师尊攻了穿到古代当顶流拯救黑化魔尊攻略万人恨的精彩生活行至彼岸[ivl原创电竞]快穿之娘娘万福综影视炮灰大乱炖[西游]燕雀也有鸿鹄之志黑化男配的宠爱[穿书]希腊带恶人漂亮炮灰的春天[快穿]斗罗:本帅三百年功力,镇比比东成年雪豹勇敢爱重返高中:帅气同桌竟是我自己?!猎污开始了成凰(大女主)长生不死,我在修仙界悬壶济我死后驸马悔悟了逆道斩神穿到柯学的我随机属性攻略那朵病娇黑莲花